“植物界大熊貓”背后的守護者:助瀕危植物煥發新生

2021-09-05 13:52:18 來源: 中國新聞網 作者: 岳依桐

“巡山”途中的崔永亮。受訪者供圖

中新網成都9月5日電 題:“植物界大熊貓”背后的守護者:助瀕危植物煥發新生

記者 岳依桐

四川省自然資源科學研究院峨眉山生物資源實驗站(以下簡稱峨眉山實驗站)恒溫、恒濕的組培室內,幾千株峨眉槽舌蘭幼苗正在培養瓶中茁壯生長,研究員谷海燕認真檢查著每一株幼苗的情況。這個四川峨眉山獨有的物種,在野外僅剩不到300株,屬于珍稀瀕危物種、極小種群保護物種,也被稱為“植物界大熊貓”。數千個密集排列在架子上的培養瓶,承載著該種群野外復壯的希望。

實驗室中的陳緒玲。受訪者供圖

2017年開始,谷海燕和同事就在實驗室進行峨眉槽舌蘭的人工繁育工作,計劃擴大數量后再移植到野外,開展物種就地保護。在野外尋覓峨眉槽舌蘭的蹤影、爬上數十米高的大樹采集樣本、日復一日泡在實驗室……堅持不易,但從事植物保護工作20余年的谷海燕告訴中新網記者,“這些植物就像我的孩子一樣,它們每一點成長都牽動著我的心。”

《中國生物物種名錄》2021版中收錄了38394種植物。然而,由于環境變化和人為因素等,不少植物面臨著種群縮小甚至滅絕的危險,人工繁育成為破題關鍵。據中國珍稀瀕危植物信息系統顯示,共有約2000種植物亟待保護。中國各地,像谷海燕一樣的植物科研工作者們扮演著植物守護者的角色,日復一日奔走在挽救瀕危植物種群、保護生物多樣性的路上。

峨眉山-樂山大佛因入選世界文化與自然雙重遺產而聞名全球,僅峨眉山就有超過3700種植物。“為加強保護力度,野外科考十分重要。一年大約有一半的時間,我們都在野外當‘巡山工’,也有同事笑稱自己是‘探花’。”今年40歲的峨眉山實驗站站長崔永亮介紹,野外工作危險重重,時常遇到毒蛇、螞蟥,還可能迷路、摔跤。“偶爾遇到螞蟥爬滿腿的情況,大家只能一邊抖腿一邊走,但與發現新物種或瀕危物種的興奮感和成就感相比,這些困難都不算什么。”

培養瓶中的峨眉槽舌蘭幼苗。受訪者供圖

一年剩下的一半時間里,科研工作者們幾乎都泡在實驗室里,研究物種瀕危機制、進行人工繁育……近10年來,峨眉山實驗站已挽救了峨眉槽舌蘭、峨眉擬單性木蘭等5、6種瀕危植物。崔永亮說,雖然數十年如一日的堅持很難,但每一位植物科研工作者心中,都“燃燒”著保護生物多樣性的不滅情懷和維護地球生態平衡的一份責任感。


在野外工作的谷海燕。受訪者供圖

目前,峨眉山實驗站工程師陳緒玲正在開展瀕危植物光葉蕨的研究和繁育工作。從業9年來,這份工作最吸引她的地方在于充滿了不確定性。“雖然這種不確定性會給研究工作帶來很多困難,但也意味著更多可能性。”陳緒玲感慨道,自己時常覺得時間不夠用,“我希望能再快一點、再多做一點,很擔心會不會有某種植物在我還沒找到它的時候就悄悄消失了。”


在野外工作的陳緒玲。受訪者供圖

“實際上,大眾對動物的關注度遠高于植物,可能是因為對植物不太了解。其實植物很可愛,有獨特的生存策略和生存智慧,比如光葉蕨為了將孢子傳播得更遠,會進行一個類似彈射的動作。”談及植物,陳緒玲難掩喜愛之情。她說,做科研的同時做科普是自己的目標,希望能在挽救更多瀕危植物的同時,也讓更多人了解植物、喜愛植物,從而共同來守護這些美麗的物種。

責任編輯: 冷媚
黄瓜视频APP污下载|黄瓜在线|小黄瓜网站视频